72期
神國鄰舍 Kingdom Neighbors

神是我們的供應者

專訪聖愛堂臺北菲律賓教會Chester牧師

供圖/洪詩歆

初春的週日早上,從臺北捷運民權西路站往中山北路三段方向走去,人行道上,平日只有稀稀落落的小攤,在週末卻如同菲律賓嘉年華,滿街的臨時攤販,賣著菲律賓的雜貨、飲食、報紙等。熱情的音樂伴著移工們的步伐,在各攤位間穿梭,或與朋友閒話家常,或駐足欣賞任何與菲律賓有關的物件,尋找絲微與自己家鄉連結的感覺。

▲ Chester牧師與洪詩歆師母常常到各處分堂點服事。圖為在臺中分堂點慶祝創立第二週年感恩禮拜。

在外國服事家鄉人

可能是受疫情影響,或是天氣有點寒冷,這天街上感受不到南洋島國的熱情。走進位於中山北路三段的一棟樓,耳邊飄來悅耳又熟悉的讚美詩歌,上到二樓,就是「神召會聖愛堂臺北菲律賓教會」(Agape International Christian Assembly – Taipei Filipino Congregation,以下簡稱聖愛堂臺北菲語部)。大約二十坪的聚會空間,布置得繽紛又溫馨。講台後的點點吊燈,帶出節慶的氣氛。敬拜團隊一字排開,以真誠的心「聲」,帶領會眾一起在詩歌中敬拜神。(編者按:Agape ICA 是神召會在亞洲以英文為主語的教會,分堂遍布亞洲各城市,包括臺北、東京、曼谷等。本報導以Agape ICA在臺灣的菲律賓語會堂為主。)

臺北聖愛堂菲語部的年輕菲律賓牧師,也是臺灣女婿的Chester Allen Tesoro,來臺灣之前在菲律賓達沃市(Davao City)牧會。他原本盼望在菲律賓偏鄉傳福音,在臺灣成長的太太洪詩歆師母也以為會長期在菲律賓服事。沒想到在2020年初,因疫情關閉國境之前,神把他們帶回臺灣,服事飄洋過海來到此地的菲律賓移工。

菲律賓是供應全球人力勞工最大數量國之一,截至2022年底的統計,臺灣的菲律賓移工已超過15萬人,其中菲律賓產業移工約12萬多人(大多是電子產業),社福移工(例如看護工)兩萬八千多人。[1]

Chester牧師剛到聖愛堂臺北菲語部時,會友只有少數幾人,經過三年的辛勤耕耘與陪伴,目前大約有七、八十位會友,其中多數為女性社福移工,也有些是嫁到臺灣的女性,或是菲律賓華僑。

▲ 週日的聚會由活潑真誠的敬拜開始。

▲ 聖愛堂臺北菲語部教會全體歡樂合影。

往外發展的國內經濟

菲律賓是最早接受西方宗教信仰的亞洲國家,人口八成以上信仰天主教與基督教。[2]既然菲律賓人多數認識耶穌基督和祂的教導,也去教堂,那麼對Chester牧師來說,在菲律賓牧會與牧養在臺灣的菲律賓信徒有何不同?

他思考後回答:「雖然許多菲律賓人說他們是基督教徒,也聽過福音或去教會,但當他們離鄉背景到臺灣來,才真正體會基督信仰的真意義。我在教會中,大部分時間在協調會友中的紛爭。協調的過程是教導主耶穌所說『愛人如己』的執行。」

Chester牧師表示,菲律賓是最早受基督信仰影響的東南亞國家,為何多年下來仍然是個貧窮的國家?可見執政單位或領導者沒有將基督的信仰行為化。他指出,許多菲律賓大企業的老闆是早期移民的華僑,他們辛勤工作,讓下一代接受高等教育。外國的企業到菲律賓見到商機,而菲律賓人卻捨近求遠,老是認為國外遍地黃金,只要有人出國賺錢,全家或全村的人就期待那位在國外工作的人匯錢回來,巴望他或她能養活家人與親戚們。

根據統計,2021年4-9月間,菲律賓海外移工人數為183萬人,[3]占全國人口接近2%;海外移工匯回菲律賓的款數超過31億美元,已超過10%GDP。[4]這是個文化與經濟的問題,也是人心與價值觀的問題。面對數目日漸增加的移工,Chester牧師要如何牧養這些從家鄉來的弟兄姊妹?

▲ 聖愛堂臺北菲語部的詩班成員各個充滿活力,唱出阿爸父同在的美好。

體會神是供應者的真義

「我想從教育他們開始,這也是挑戰之一。這麼多年來,移工們留守在菲律賓的家人已經習慣等待外地匯款。他們不太明白這些是汗水、淚水,及犧牲自我換得的代價。有些家人甚至拿去花天酒地,沒有好好使用。既然我們是基督徒,就要相信神是我們的供應者,而不是依賴在外艱苦奮鬥甚至受虐的海外移工家人。留守在菲律賓的家人也要付出行動,汲取他人好的模範,成為對家庭、社會有助益的勞動者。我盼望移工不要信口對家人承諾他們會匯錢支持全家或全村人的生計;他們辛苦工作,卻無法存錢。出國賺錢的目的是存一筆資金,善用所賺的錢在家鄉從商或有利投資,自給自足,而不是成為家人的印鈔機。他們需要脫離這種無止盡又不合聖經教導的承諾。」

為了打破供給的承諾,竭力執行聖經的教導,Chester牧師常在講道中鼓勵會友們奉獻。這是信心的操練,是以行動實踐「仰賴神是我們的供應者」的方式之一。移工們通常每隔幾個月就把累積的工資盡數匯給菲律賓家人,所存無幾,要他們再奉獻並不容易。

Chester牧師在講台上鼓勵會友說:「我想許多人都是簽了三年合約,想著存了錢就回家去。但三年之後發現沒存到甚麼錢,又簽了三年合約,然後再三年。到頭來才發現,錢沒有存到,手上卻握著一大疊匯款單據。我們要累積的是天上的財寶,而不是那些匯回家鄉、看都看不見,也不知花去哪的錢。」Chester牧師強調,神是我們的供應者,先求祂的國跟祂的義,其他所需祂都會加給我們。

▲ 聖愛堂臺北菲語部不定期舉辦不同活動來鼓勵大家,一同學習。圖為婦女茶會。

日漸擴大的禾場

過去,移工在臺灣受虐、過時工作、挨打,甚至被性侵的案例,屢屢發生。有些移工雖然心痛、害怕,卻也只能忍耐。因為他們為了賺錢及合約規定,不知道有別的出路。近年臺灣勞動部設立「1955外籍移工24小時諮詢保護專線」,移工若遇上雇主欺負或需要協助,直撥「1955」就能尋求救援或得到保護。兇惡的雇主會因此被列入「黑名單」,一但被列入「黑名單」,以後想要靠合法方式請工就困難了。

雖然法規規定每週至少有一天是休息天,但許多移工照顧、工作的對象是獨居老人,或需長期照顧的病人,工作性質難以把雇主留在家中,所以能休息的次數有限。Chester牧師表示,教會辦週間的活動,參加的人數有限,幸好拜科技所賜,把查經、禱告會及神學課程搬上網路,讓有些移工在線上完成神學課程,回到菲律賓也能帶領家人信主,或建立教會,在信仰上有更深的跟進。ICA也與美國Global University合辦一系列的線上神學課程,教會同工及有心參與服事的信徒們,在工作之餘,順階完成進深課程,也能成為傳道人。

Chester牧師表示,網上的聚會與課程,也讓ICA菲律賓語會堂日漸擴大,淡水、新莊、中壢、新竹、湖口、竹南,及臺中八個分堂點。目前最大的挑戰是帶領服事的人手不足,牧師及傳道人一天要跑幾個分堂點,彼此支持。求神帶領更多服事的同工,來分擔日漸重大的事工。

▲ 有些婦女的孩子或家人雖不在身邊,但母親節的同樂讓這些遠離家鄉的母親倍感溫馨。

過去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祢

敬拜讚美結束後,是分享時間。一位高挑的長髮姊妹上台見證:「想著兒子生日快到了,但我在臺灣相隔這麼遠,要怎麼幫他慶祝生日呢?我跟神禱告,求神賜我一個方式,讓我能為兒子慶生,傳達我對他的愛。正巧我跟一位在菲律賓的朋友提到這事,她說『妳的事就是我的事,告訴我妳想怎麼做,我找朋友一起幫妳兒子辦生日趴。』」生日趴過後,兒子在電話中跟許久不見的媽媽描述生日趴的一切驚喜,從兒子興奮的口氣中,她明白兒子接收到她的愛,她在台上宣告:「神對我真好!」

許多菲律賓女性移工必須要「拋家棄子」地離開家人,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照顧別人的家人們。她們陪伴雇主的兒女一路成長,卻心酸地不能陪伴自己的孩子成長。等到她們合約結束回家時,卻要與好不容易熟悉的雇主家人們分開。這群婦女們的生活型態常常在別離、思念、關係建立、又別離、再度思念的循環中。如此漂泊的生活型態,只有阿爸父的同在,讓她們有「家」的感覺。

正如Chester牧師說,許多人到教會來,不管是不是基督徒,剛開始是來彼此取暖,盼望遇見同伴。但在聚會中真的遇見神,感到神的同在,憂傷轉為喜樂。每週有會友上台,一一分享神如何在困難中給予他們力量,看到希望,讓他們不得不上台分享祂的神性是無可推諉的。

過去他們風聞有神,來到臺灣,進入教會,才真正親眼見神。


1. https://www.ndc.gov.tw/Content_List.aspx?n=421CC0712EC314BD

2. https://itsmorefuninthephilippines.com.tw/introduction/Philippine_people

3. https://psa.gov.ph/statistics/survey/labor-and-employment/survey-overseas-filipinos

4. https://asia.nikkei.com/Economy/Philippines-modern-day-heroes-sent-record-remittances-last-year